自信篇 回輔導個案

Thomas是個差不多三十歲的註冊社工,他認為自己過於缺乏自信,以至於人際關係方面也常有阻滯,特別是與異性交往方面,所以向我尋求輔導。知道他的來意後,我便問:「你何以認為自己過於缺乏自信呢?」

他說:「我很介意他人對我的反應,很多時候是他們的說話讓我懷疑自己是否在他們心目中很無用,有些時候甚至人家甚麼都沒有說,我便感到很不自在,總在疑心人家是不是瞧不起我,並且這會縈繞好幾天。」

我問:「可以舉個例子嗎?」

他說:「我沒有學位,只有一紙高級文憑。在我行畢業禮的那一天,我請了我的家人來觀禮。我的弟弟見我沒有戴畢業帽,便問我為甚麼沒有戴。那我便告訴他我取得的只是高級文憑,不是學位,所以沒有帽子。當時我弟弟只是『哦』了一聲,也沒表示甚麼,我便在懷疑他是不是在瞧不起我了。並且這種懷疑和忐忑縈繞了好幾天。我也知道我弟弟並沒有做甚麼,但我揮不去這種懷疑。」

我問:「看來你的安全感在很大程度上建立在他人的肯定上。」

他說:「是的,這很明顯。」

我說:「那就難怪你會那麼敏感他人對你的評價,即使別人沒在對你作出評價,你還是會想知道人家怎樣評價你。這樣子當然會沒有自信,因為你對自己的信心並不來自自己,而來自他人。」

他說:「這個我明白,所以我也一直想做好自己,以自己的實力來建立對自己的信心。」

我問:「那你是如何做的呢?」

他說:「就是盡量爭取把自己的分內事做好啊!比如我在工作的時候,我帶著青年人做活動的時候,我都會很投入,很忘我,也就不會理會別人怎麼說我了。」

我問:「那麼活動之後呢?當其他人和你討論你所帶的活動時,不論他們說甚麼你也會很自在嗎?」

他說:「唔...不一定,在這一方面我可能有較大的自信,但當他人討論我的表現時,我還是會忐忑不安。」

我說:「所以這還是以他人的評價作為自信的基礎。其實凡是要透過達到某些外在標準來證明自己有實力的行為也還是以他人的評價作為自信的基礎,因此也就不可能有真正的自信。不要以為達到了某個標準就可以很有自信,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別人是否認為你真的達標,也不知道別人會否突然提高標準,更不知道還有多少人比你做得更好,總之人家一天未對你有正面的評價,你便還是會忐忑不安。換言之,千萬不要以為自己努力了,盡力做到最好了,有點『實力』了,便自然會有自信。我不知見過多少人本來已經做得很好了,很有成就了,卻還老是認為自己不夠好,毫無自信,自卑得不得了。」

他問:「那該怎麼辦?」

我問:「那麼有沒有甚麼事,是你認為不論別人怎麼說,都不會動搖你的觀點的?」

他沉思了一會,然後說:「簡單的數學題吧!像一加一等於二,我相信別人怎麼說,我都不會動搖。」

我問:「何以如此呢?」

他說:「可能是因為這明顯合理吧!」

我問:「那麼說,對於明顯合理的東西,你的立場便會很堅定。」

他說:「是的。」

我問:「即使別人因此說你是傻瓜?」

他說:「當然,因為我知道我是對的。」

我問:「還有甚麼你能如此肯定的?」

他再沉思了一會說:「想不到了。」

我問:「若有一個人拿著一隻活生生的貓,當著你的面往它身上澆電油,接著點火把它活活燒著,還一臉的興奮喜悅。你認為他這麼作是對的嗎?」

他說:「當然是錯的!」

我問:「若他持著自己有學位,並強調這是高級趣味,還說你不懂得欣賞是傻瓜,你會因此而懷疑自己的判斷嗎?」

他說:「當然不會,我還會因此而很憤怒,那麼殘忍的事,肯定是錯的。 」

我問:「若是有一群人對你這麼說呢?」

他說:「也改變不了我的看法,錯的是他們不是我。」

我問:「你何以這麼肯定你的判斷是正確的?」

他說:「那很殘忍,凡是如此殘忍的事都是不應該的。我打從心底婸{為那是不對的。」

我問:「不可能被動搖嗎?」

他說:「很難,除非有人能拿出相當具說服力的證據去證明那不是件殘忍的事,比如說貓是沒有感覺的,或者貓很喜歡被火燒,但我相信這很難。」

我說:「這就夠了,你的判斷不必絕對正確,只要你認為不很可能是錯的,就足以讓你難以動搖了,可以說你對自己的判斷很有自信了。那麼,你可有發現這些很有自信的判斷的基礎是甚麼呢?」

他說:「它們都是合理的。除了數學上的理,還有道德上的理,或許不同範疇就有不同的理,但只要是我打從心底婸{為合理的,我就難以動搖。」

我說:「可以這樣說嗎?凡是你自己真誠地認為合理的,不論是數學或是道德或是其他甚麼範疇的判斷,你都不會輕易動搖。這就是你內在的價值根源。若你的行事為人都能符合自認為合理的要求,不管其他人怎麼說,甚至不管社會上是否普遍認同,你都會認為自己是對的。你的真正自信也就能由此建立了。」

他問:「可是除了剛才那兩項,不知道還有多少事情我可以有如此堅定的判斷的!」

我說:「那就要你平常多反省甚麼是合理的,甚麼是不合理的。簡言之就是理性與良知的運用。愈多這方面的反省,並且在實踐中去驗證它們,真正的自信便會慢慢被建立起來的。」

他說:「那可不簡單啊!」

我說:「我也沒說這是件容易的事。即使是被稱為聖人的孔子,他十五歲開始不斷學習反省,也要到了三十歲才確立了基本的人生方向,之後再經過十年的磨練,到了四十歲才能對這人生方向不再感到疑惑,充滿自信。總之,自信是反省與實踐結合的成果,而非符合任何外在標準的結果。」

Thomas很認同我的分析,臨走時滿懷信心地說知道該怎麼做了。當然,他沒有因為與我的一席話而變得充滿自信,他還有一生人的功夫要做,但他卻從根本上糾正了其建立自信的觀點,對他而言這已經是很重要的突破了。

  回輔導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