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觀篇 回輔導個案

祖明來找我時剛與女友分手了,他不知道應否去爭取復合,他很想這樣作,卻又擔心這樣作的後果。他把問題歸咎於自己容易憂慮的性格。他聲稱對很多事情都會感到憂慮,例如他請家人幫他寄信,他便會擔心家人會否因為寄信而出意外;家人去外國旅行,他便擔憂家人會否在旅途中出事。這種容易擔憂的性格也影響到他與女友的交往,他會因為擔憂結婚後自己失業,太太賺的錢又不夠養家而悶悶不樂。這種情緒除了使約會氣氛經常沈鬱,更使他對婚姻感到極之憂慮。最後他為了不讓憂慮成真,便向女友提出分手。女友知其分手原因後,責怪他懦弱,他也承認自己懦弱,認為這種性格上的缺點實不適合與人結婚,最後只會拖累他人。可是他又同時捨不得女友,想與之復合。他的問題就在這矛盾之中。

我先與他討論他憂慮的原因。他在好些方面是個理性的人,學歷頗高,是大學堛漪鴐膉H員。他也知道他對大部分事情的憂慮是過火的,是沒有足夠的理據支持的,例如家人外出寄信,遭意外身亡或重傷的機會是很微的,不值得他去擔憂,但他就是擔憂。後來在對話中我發現:

1. 他的憂慮不是經歷造成的。

2. 他失去親人會傷心,但不會不知所措,陷入危機。相反,他還認為家人過世他便可以不用為他們而繼續做自己不喜歡的工作了。

3. 他不是那種認為自己該為所有壞事負責任而害怕壞事發生的人。

4. 他理想的人生就是:儲到一定的錢後便搬去一個生活指數低的社區一直住到老死。他很有把握達成這樣的目標,他也正計劃如此,然而,他很怕有他不能掌控的事情發生,使他的計劃失敗。

祖明真正怕的事情有兩類:A. 穩定的生活被攪亂;B. 失去親人和愛人。大部分人為了保護親人和爭取愛人,便會努力奮鬥,即使這樣會使生活的平靜受擾,但祖明的取態卻是以避免A的發生為大前提的。他認為愈少愛惜的人,便愈不用努力去保護和爭取,他的人生便愈平穩。因此他認為愛惜父母,並為他們擔憂是命運的安排,不可推諉,只好勉為其難接受,然而女朋友或妻子的關係不是命定的,是可以解除的,那麼可免則免了。

他的問題正正在此,一方面他重視那些與他有親密關係的人,不願失去他們,但另一方面又沒有意願去保護和爭取他們。他既無這種意願,他就等於把親人完全委託於命運之手,因此他比一般人更意識到親人的離去與否完全不在他的掌握之中。這便形成了他的憂慮性格,而他之所以沒有這種意願是因為他獨特的世界觀。

他作為一個科學家,他認為世界純粹由物質構成,因此沒有客觀的價值和意義,這世上沒有值得追求的東西。這心態成為了他生活中的主調,一切追求均是迫不得已的。

祖明的問題其實就是其世界觀及其人性的要求之間的衝突。他的世界觀使他毫無追求的動機,但他的人性卻要求他重視父母和戀愛的對象。邏輯上他的出路有兩條:1. 放棄其人性的要求,學習冷淡對待身邊一切的人和物,如此他才能平靜地按照他的世界觀及價值觀去生活;2. 接受一個容許他肯定世界上人和物的價值的世界觀,並由此獲得為他們奮鬥的動力。

我與他討論過其世界觀的一些理論上的問題,他最終發現他須要重新審視其世界觀,並準備接受另一種世界觀的可能。既看見問題解決的方向,他便有勇氣與女友和他一同走這條人生路,他決定爭取與女友復合。

六個月後我收到他的電郵,他和女友復合了。最新的消息是:他們結婚了。

  回輔導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