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導」(Counseling) 原指提供建議和指導,特別是指由較專業的人士對較不專業的人士所提供的建議和指導。很自然,哲學輔導所提供的建議也在哲學所涉及的知識和專業範圍堙A例如:倫理、道德、價值、意義、目的、概念釐清、世界觀等等。而心理學作為一種科學,它是描述性的(也就是不作任何價值的討論的),其研究的對象主要便是人類的精神和行為。有著過去百多年的發展和研究成果,心理學增進了我們對人類的精神和行為之相關事實的知識,因此心理輔導對維持人們的精神健康和改變個人行為等有相當的貢獻。所以心理有問題或是怕心理將會有問題的人便應尋求心理輔導。然而,認為自己所面對的並非心理問題,而是一般的人生困惑(通當這些都屬哲學問題)的人可以從哲學輔導中得到益處。簡言之,就服務的對象而言,哲學輔導的對象是能作理性思考並希望透過深思熟慮來處理問題的人。

心理輔導的基調是治療性(Therapeutic)的,「心理輔導」和「心理治療」甚至可以當成同義詞(見林孟平,《輔導與心理治療》,頁九至十六)。既是治療性的,主流的心理輔導便總是先假定人的問題是因為人本身出了毛病,比如是人的原始衝動被過度壓抑、年幼的經驗使潛意識媮蘌繭蛦\多的不滿、自我形象的低落、又或是持守著某些不理性的信念等等,故此一定要把人的「病」治好,人治好了問題便得到解決。

哲學輔導則不作此等假定。哲學輔導員只會無預設地觀察問題,並幫助受導者尋找、檢視、和處理問題。很多時候人被一些問題困擾,不一定是那人本身有問題,只是他遇到的問題相當困難,他需要協助;正如一個正常體力的人搬不動一塊兩噸重的大石,他不需要治療,他需要協助。哲學輔導旨在助人把所遇到的問題作深度和詳細的分析,以此提升受助人解決問題的能力。

最後,心理輔導界內部也是學派林立,對於甚麼是心理或精神病的成因和合適的治療手法也是眾說紛紜(根據T.B. Karasu 在1986年的統計,當時便有四十個完全不同甚至互相抵觸的心理治療學派。見Karasu, T.B. “The Specificity Versus Nonspecificity Dilemma: Toward Identifying Therapeutic Change Agents.”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43, 687-695。)其中有一些是與哲學輔導完全不同的,只處理人的心理問題,特別是由潛意識導致的問題。這一類便與哲學輔導沒有甚麼重疊的地方,如心理分析學派。另外有好些學派受不同的哲學思想所影響,採納了哲學的理念於其治療理論中。例如:完全治療(Gestalt Therapy)便受了現象學及存在主義思想的影響;理性情緒行為治療(Rational Emotive Behavioral Therapy)和認知行為治療(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便受了斯多亞學派(Stoicism)的影響;現實治療(Reality Therapy)和意義治療(Logo Therapy)便受了存在主義的影響;正向心理學(Positive Psychology)便受了亞里士多德的幸福論的影響。只是心理學始終是個重事實的學問,故在採納哲學的理念之時也還只是採納了哲學媄鰫韝H性的事實和心理問題之所以產生的事實的理論,至於各派哲學中有關價值、道德、意義、世界觀等等的理論和智慧卻仍然不是心理學家們所關心和有所繼承的。如此,心理學雖受到哲學的影響卻在一些重要的哲學範圍堣揖u能作常識性的處理。所以,主要受心理學或心理輔導訓練的人士對人的精神問題如何產生和發現精神問題等等無疑是專家,但對諸種引起精神問題的哲學性原因卻不一定能妥善處理。例如:理性情緒行為治療指出人的情緒問題出於不理性的信念,只要糾正這樣的信念便可以消除相應的情緒困擾了,可是要一個人改變信念很多時候便需要相當哲學性的討論。比如一個人錯誤地認為自己作了不道德的事而感到困擾,輔導員便當仔細與他討論他的道德觀的合理性,這便是哲學的範疇。再進一步,若發現受導者的道德觀沒有大問題,他的懊悔內疚是合理的,他又該如何自處呢?這也是個「應該」和「價值」的問題,也就是哲學的問題。又例如:意義治療指出人的精神問題多有出於對意義感的喪失,它甚至可以告訴你人如何可以獲得意義感,然而到底「讓人產生意義感的東西便真的有意義麼?甚麼東西才是真正有意義的?」它卻不回答,因為這又是一個哲學問題 ,已經超出了它的討論範圍。許多時候為了要讓受導者的意義系統變得合理又統一,輔導員便需要幫助受導者重整其基本信念和世界觀,這也是哲學的專門範疇。

總而言之,哲學和心理學所處理的範疇並不相同,各有各的重點和長處。若一個人主要受到一般性的人生問提所困惑便該咨詢哲學輔導員。

  哲學輔導 心理輔導
服務對象 大致上心理健康,並希望透過深思熟慮來處理其人生問題的人。 在心理問題上需要協助的人。
問題處理的範圍 一般性的人生困惑,如:愛情、價值、道德、意義、生死、信念的問題。 個人的心理健康和疾病及因人格、心理障礙而產生的各種行為和人際問題,當中常會牽涉愛情、婚姻、和家庭。
對問題的預設 無預設地觀察問題的出處,不預設問題出在受導者本身。 主流仍以治療的角度判斷問題的性質,主要處理和治療個人的心理或精神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