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是追求智慧的學問,自古以來不論中西,平民還是貴族,不乏向哲學家尋求意見、指引、和教導的。其中最著名的要算是亞里斯多德作亞歷山大大帝的導師了。然而在過去的二百多年堙A哲學家們都醉心於純理論的探索,哲學的輔導性便一直被忽略了。這並不是說哲學在這些日子媢鴾H的現實困境毫無指導,相反,哲學家們常運用哲學去處理自己及身邊的人的問題,畢竟人生的主要問題如:倫理、道德、愛情、價值、意義、目的、終極世界的真相等等,均是哲學的討論範圍。只是哲學從來未曾以一種輔導專業的姿態展現於社會大眾面前而已。加上過去 近百年的時間堙A輔導幾乎是被心理學所壟斷的,哲學作為一種輔導的形式就更沒有人(包括哲學家們)注意了。

上世紀六十年代起,美國開始有一些哲學家以輔導員的身分提供哲學輔導,然而可考的也只有四五人,並未成為氣候。直到一九八二年德國哲學家Gerd Achenbach 成立了世界上第一所哲學實踐工作者(Philosophical Practitioner)的組織「德國哲學執業學會」(German Society for Philosophical Practice)(即是「世界哲學執業學會」的前身),並且開始以哲學輔導員的身分公開執業。九十年代起哲學輔導亦開始在美國受到注意,主要歸功於現任美國哲學實踐工作者協會(American Philosophical Practitioners Association 簡稱APPA ) 會長Lou Marinoff 的普及著作《 柏拉圖的靈丹》(“Plato Not Prozac”) 的流行。該書力陳哲學輔導的有效性,吸引了社會人士的注意,使得更多人尋求哲學輔導,也就令更多哲學家開始從事哲學輔導了,其中一些還是全職從事的。目前經由APPA認證的哲學輔導員約有二百多人了。

經過二十多年的發展,現時哲學輔導在世界各地(特別是南北美洲和歐洲)已經受到相當的重視,有起碼十個類似APPA的組織散布在南北美洲、歐洲、以色列、南非、及澳洲。近年哲學輔導亦開始受到亞洲學者和一般大眾所注意,台灣有幾所大學的哲學系經已把哲學輔導編入其課程之中,並積極與心理學系共謀發展。

哲學針對的許多問題便是一般人所關注的人生問題,它作為一種輔導能為每一個受困擾的人帶來莫大的幫助。社會上若能有更多相關的討論、研究和實踐,相信它定能獲得更廣泛的認同。